?
注冊忘記密碼

中國水產養殖技術行業門戶網站

查看: 97|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生命的錯覺

[復制鏈接]

2萬

主題

2萬

帖子

7萬

積分

論壇元老

Rank: 8Rank: 8

積分
75999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9-6-27 20:32:33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有時候,我會懷疑,愛情只是生命的錯覺。  有的人,就那么將錯就錯,便也過完了一生。  就像徐志摩詩里寫的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爾投影在你的波心。不是云的意愿,也不是心的意愿,這一切只是偶然。  很是羨慕江南,那些等待歸人的容顏如蓮花般開落的女子,羨慕她們幽怨卻美好的期盼,帶著點兒哀傷,讓人羨慕又心疼,甚至想化身為那名騎馬而過的客人,用答答的馬蹄聲喚起三月的春幃,抬眼看見澄澈如潭的眼眸,水汽氤氳如江南三四月的煙雨。  美麗的錯誤,未必美不過圓滿的現實。不知,你愿不愿意,與我一同篤定的相信。  年少的時候,不敢無觸碰愛情兩個字,因為承受不起。少年的情事,就算再動人,也只不過是被歲月玩弄于鼓掌之間的玩物,等它玩厭了,我們也就成熟了,那些情事,便像花兒一樣,只是,謝了,便不再開。  誰也不能保證,那些曾經眉目清亮動人的少年,在很多年之后的后來,不會變得油光滿面、面目可憎、大肚便便。  原以為,在不短不長得時光里,刻進了骨髓里去的那個人,便一直會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可是后來,花了不長不短的時光,也慢慢地將他抹去了,你揭開歲月的遮羞布,風輕云淡的發現,他只不過普普通通,甚至是粗人一個。  也有那么一個人,心心念念地把你嵌進他生命的念珠里面去,甚至把生命最初積攢的最為純潔干凈、如珍寶一般的感情悉數捧與你,你感動得一塌糊涂,滿心歡喜地對他微笑。你以為,你們自此便可以唇齒相依地生活,長長久久地相濡以沫、不離不棄。  可是后來你發現,他根本進入不了你的心。他在你的門外,日日夜夜地輾轉徘徊,你在門內,日日夜夜地黯然神傷。你環顧自己心的屋子,慢慢地,想清楚了,你的屋子,不適合他居住。他心里的屋子,沒有經過你的同意,只是貼滿了你的照片,你本人,也是進不去的。  你們隔著的,不只是距離。  于是,你抱著采摘一朵最美好最鮮嫩的鮮花的痛苦和不忍,對他說,要不,我們結束吧。  疑問句的句式,卻用了陳述句的語氣。  掛斷電話的那一刻,你不敢去猜,電話那邊,生命念珠被硬生生拆掉的他,是不是,飛速地紅了眼睛。  他出去喝酒,整日整日地不說話。朋友急了,罵你狠心。  你說,生活會歸于平靜的。也許,他終究也會發現,我們真的不適合。  甚至,他還會發現,我,只不過是他的錯覺而已。  而如今,你們的生活終于歸于平靜。  愛情,終于,只是生命的錯覺。在有的人那里,知錯就改,有的人那里,將錯就錯,說不上誰比誰幸福。  雖然還是相信這種錯覺,但是,相信,只是相信。  一個悶熱的午后,我坐在呼呼轉動的電風扇前面的地板上,翻看史鐵生《靈魂的事》。母親做完了家務,在為圍裙上擦了擦手,就走到我身邊坐了下來。  我們娘兒兩開始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話,不知怎么提到父親。  我恨死他了,母親說。  看了近二十年母親的刀子嘴豆腐心的我,只是輕輕淺淺地笑笑,媽,其實爸,真的還好。  沒料想,這一夸,引出了母親隱藏在歲月深處的山楂一般的愛情故事。  我的啟蒙老師,是和母親一起長大的,雖是這樣,也不是青梅竹馬,一個上寨一個下寨,彼此只是知曉對方的存在。  他是一個退役軍人,聲如洪鐘脾氣暴躁,動不動就動手打人。基本的情況是,他的每一堂課,教室里都會有蒼蠅一般嚶嚶的哭泣聲。  本來,怎么都不會到他的門下去做學生。只是年輕時的父親太過沖動火爆,家里失了一場火,變得一無所有,只好全家遷往外婆居住的村子來。  我別無選擇在家咋治白顛瘋,只能在村里唯一的小學上學。  一天早上,我鄭重其事地對母親說,媽,我不想上學了。  怎么了?她問。  老師可兇啦!我說,老愛打人,把人打哭,嗯,用我們竹掃把里面的竹枝兒把人打哭,唰唰幾下。我邊說還邊揮舞著小手模仿他打人的樣子。  母親二話不說,拽著我就往學校去。  母親找到他,厲聲質問。他反反復復地說,我沒有打過她,連罵都沒有罵過的呀!很窘迫的樣子。  自此以后,他甚至,連對我說話,都會小心翼翼地壓低了聲音。  我一北京哪家醫院看皮膚病白癜風最好直弄不明白為什么他會對我特殊。  母親說,在沒有我之前,在認識我父親之前,他就經常會去看她。  他說,阿碧,你身子弱,就少干點兒活,有什么要幫忙的就說一聲兒,我什么都沒有,但有的是力氣。  他說,阿碧,我這幾天要去一趟市區,你有沒有什么想吃的,我給你捎點兒回來?  在她認識父親之后,甚至在有了我們三姐妹之后,他還是會來看她。  剛生三妹那會兒,家里窮得揭不開鍋,計劃生育工作組又要罰款,母親只好帶著三妹只身回了父親的老家(父親那會兒在外打工)。  母親產后身體虛弱,他知道了,頂著七月近乎焦灼的陽光,提著幾盒蜂王漿、奶粉之類,步行幾十里去看望她。  母親在父親的老家,也就是她本該居住的地方,因為那有人去過北京中科醫院場大火無處容身,只得暫時借助了鄉親一間小巷中很偏僻的小屋里。他也一路巴巴地問了去。  母親沒有說他們相見的情形,只是默默地紅了眼睛。  我想,如果當時那個人是我,我也會紅了眼睛。  父親回到外婆家,母親也從老家回來了。罰款還是要上繳的,可是母親拿不出錢。  那時剛好是到了開學的日子,他知道了,揣著一兜學生剛交得學費就到我們家來。  阿碧,你有困難,就先拿去用吧。  母親搖搖頭。  孩子也得吃些有營養的東西。  母親還是搖頭。  他默默地把錢放在妹妹熟睡的搖籃里,轉身就走。  母親追上了他,把錢塞回他口袋里。  你的心意我領了,可這是學生的學費,你也要上交的。  我可以自己再貼些錢,我家里還有錢。  母親說,真的不能要。  他嘆了一口氣,你不要呢,我也不能強求你。只是不想看見你那么苦。  母親扭頭離開了。  在那段艱苦的凄惶歲月里,老師總會來家里看望母親,問一些家里的缺用,說一說我的成績。  母親總是懷里抱著二妹或者三妹,與他隔得遠遠地說話。可是外婆和父親看見老師來的次數多了,開始明里暗里的責罵母親,母親只有暗自垂淚。  你爸那個沒良心的,我從來沒有動過什么歪心思,跟著他什么苦都吃過了,他還這么懷疑我。母親說,用手擦擦眼睛。  我輕輕地嘆了一口氣,沒讓母親聽見。  后來,母親對他說,以后沒什么事兒,還是別來了。  他果真不再來。只是每天經過我家門前的時候,會唱歌。把嘹亮的軍歌唱得哀婉悲凄。  后來,老師結了婚,有了自己的孩子,妻子溫柔和順,看起來很是幸福。  我知道,若不是母親白癜風的根治方法后來宿命般地愛上父親,我的老師,也許不僅僅是我的老師了。  甚至也許,就沒有我了。  年輕時的父親,的確是沖動易怒,做過許多對不起母親的事,可是,在將近二十年的愛恨糾纏中,漸漸地,他們誰也離不開誰了。  我真的很恨他,母親的這句話,換過來說,就是,我真的很愛他。  當愛和恨各自占據一半的時候,對那個人的感覺,就已經深入骨髓了。  聽完這個故事,我終于想明白了。母親和我的啟蒙老師之間的感情,不知道算不算錯覺,可母親和父親之間,就算是錯覺,也將錯就錯地過了大半輩子了。看得出來,他們的生命已經合二為一,無法分開。  我的心,因為這個故事,在那天暮色四合的時候,酸脹如一顆汁液豐盈的但還未成熟的果實。連手中史鐵生的《靈魂的事》什么時候掉落到地上了都沒有感覺到。  母親撿起來遞給我,都是我不好,她滿臉歉疚地說,光顧著和你說話了,耽誤你讀書了吧?  不,媽,我說,有很多東西比讀書重要呢!  只有我聽過母親的這個故事,但是后來,我們誰也沒再提第二遍,那天下午的那個山楂一般的愛情故事,就像是一個錯覺。  也許,它確實只是一個錯覺而已。         





 (散文編輯:月然)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回復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在線咨詢
水產養殖交流群
水產養殖門戶網
水產養殖微信群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120手机报马结果